鲸奇旗下品牌


  首页 > 红邦生活 金洪林浅谈经营理念 红邦创衣止于至善
金洪林浅谈经营理念 红邦创衣止于至善

 

      从传统投资领域到摇篮网,再到红邦创衣,这位学者气质的创业家一直在上下求索。
  初见金洪林,他给人的感觉不像一个企业家,更像一个文质彬彬的学者,严谨、谦虚而沉静。他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语言研究所,曾经的研究方向是计算机自动翻译——听起来非常有趣的一个领域。也许正是专业的原因,他有着缜密的逻辑思维,这种思维特性也主导了其建立的红邦创衣,开创了业内一流的定制流程模式。从传统投资领域到市场运营体系,再到红邦创衣,这位内敛的创业家一直在上下求索。
  2006年,金洪林舍弃了去斯坦福大学深造的机会,与伙伴们共同创办了这家不同于他人的电子商务公司——红邦创衣,创立了一个在网上定制成衣的品牌。“消费者要求服装不仅合身,而且能够表达个性,从这两点产生的对服装的需求,只有定制可以做到,但又受限于无法规模化而不能普及。我们的服务,就是针对这个巨大的没有产品和服务能够慢煮的市场,而去研发的。”
  定制成衣曾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,在上世纪30、40年代的上海,定制旗袍、定制西装曾红极一时,这也造就了红帮裁缝的赫赫名声。19世纪初,宁波奉化江两岸的一些裁缝,开始在日本东京和中国上海等地为西方人定制服装。他们手艺精到,被称为“奉帮裁缝”。因为吴语里的“奉”、“红”同韵,所以“红帮裁缝”一说沿用至今。从50年代起,红帮逐渐涉足至香港、日本和东南亚,随后开始拓展到欧洲和美国等多个国家。在中国服装史上,“红帮裁缝”创立了很多服装史上的第一:中国第一套西装;第一套中山装;第一家西服店;第一部西服理论专著;第一家西服工艺学校。

  金洪林之所以选择了这个企业名称,一方面是他对衬衫品质的自信,另一方面,是因为他们的技术团队与“红帮裁缝”也有着千思万缕的联系。“我们中有很多人就是当年从上海北迁的红帮老裁缝,是很有经验的老师傅;也有大华衬衫——国内最好衬衫厂的技术,他们在中国扶植了很多衬衫厂;有专门做服装的;专门做技术的;还有做金融的。我们背景不同,各行各业汇合在一起,来做这件事。”金洪林经常戏称他们团队像水浒一百零八将。“其实还不止,有二百多将呢,京城最好的衬衫师傅团队都在我这儿呢。所有的经理都有着世界五百强公司的工作经验,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绝活。”他就率领着这样一组黄金阵容,开始了新一段的事业旅程。
  面对创业中出现的问题,这个偏爱白衬衣的男人说:“我们一直都在解决问题!”他不停地思考,不停地解决问题,每一个规则的打破,他都经过长时间的论证、学习与摸索。“公司是在2006年的时候创立的,3年后开始在淘宝商城(现在的天猫)做测试,真正的开始是在2010年底。”他懂得时间的魅力,厚积薄发,谋定而动。“这中间有在4、5年的时间我们是在研究,投入很大的精力。一年的时间里,我们淘宝商城旗舰店的销量,从起步时的一天几件到一天几百件,就连一些知名的世界500强企业也成为了我们的客户。”逐渐地,顾客接受了定制产品,接受了这种生活方式。而红邦创衣也逐步成为“天猫”上最大的衬衫定制平台。他就这样平和、亲切地微笑着,从服装成衣市场这个竞争激烈的红海中杀出重围,脱颖而出。
  “狭义的角度上,国内很多企业都是在‘学业’,而我们是在‘创业’。国内的电子商务模式,都能在国外找到范本,卓越是Amazon,淘宝是eBay,乐淘是Zapplos……而我们所做的,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,都是没有先例的。我们无迹可寻,只能自己创立一条道路,真正的开创式的前进。”他沉静地讲述着,一开始的时候,包括他的同事们,都不确信这条路能走通。
  的确,一提起成衣定制,大家脑海中浮现的都是“昂贵”、“高端”这样的词语。“仅就目前而言,定制这个概念还是比较小众的,普通消费者包括北京和广州这些一线城市的人群,‘定制’的消费观念还没有普及化。大家完全不能相信,定制成衣也可以常规操作,而且能够稳定地、成规模地、高品质地生产出来。”

  但金洪林决定进入定制市场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,他说:“其实定制成衣市场是很大的,比如我买衬衫,我要穿41码的,这样我的领子正合适,但身上不合适,我身上需要穿42码的,这是为什么呢?因为国内的衬衫模制规格是二十多年前的,如今中国人的身材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那就只能将就着最肥的地方,脖子粗我就挑最大的领围,腰围肥就挑腰最肥的号码。”他摊摊手,“随着生活品质的提高,我经常会听到身边的朋友说,我只穿这个牌子,我试了十几家品牌了,只有他家的最舒服。后来再见到发现他又换品牌,为什么呢?他家改规格了……”除此这外,国内成衣还存在着尺码不统一现象,这让消费者的选择更加盲目和无措。
  其实很多服装生产企业也发现存在着这个问题,并在努力解决。“要我说呢,这就是相当于用大孔的筛子捞小个儿的珍珠。”他细致地向我们解释着:“一般服装企业的客户群体比较广泛,在对现有规格进行微调后,缺乏有效的数据收集和反馈渠道,成果肯定是不理想。”但对于成衣企业来说,其调整规格的成本是非常大的。据了解,企业的库存成本会占到生产成本的三分之一到五分之三左右。所以,只有选择小批量的生产,减少库存,加快流通这条道路,才能够满足消费者个化性、满足消费者体型变化的需要。
  Zara的迅速崛起给了金洪林很多启示,它不但引起了全球对于快时尚的探讨,在法国,它甚至已经开到了LV店的隔壁。“它将新品推介的速度提高到不可思议的地步。抛开品质来讲,这种降低服装生产成本的模式,再往下推一下,定制就是在理论上走到了极致。它一件衣服只出400件,我只做1件;它的成装时间为两周,而我们则是4天!”但在现实中,将理论的事情变成现实,难度是非常大的。“在中国没有任何企业能够说,我一件一件地做,一个月能做5000件。而我,可以说。我们一个月可以做上万件。”金洪林强调着,“而我们,就是这么一件一件做起来的!”
  的确,金洪林所研发的在生产模式与传统企业有所不同的,首先,在网站上,提供了超过三百款衬衫样式供顾客参考。顾客可以自己设计款式,决定面料。为了保证顾客定制服装的合体性,他们还给顾客提供了各种量体途径:在线上,经验丰富的客服在客户自己量体的基础上提供专业的意见;顾客也可以把自己合体的衣服寄到公司,公司依葫芦画瓢来定制。“我们花了5年时间独立开发ERP系统(企业资源计划),严格意义上讲,目前它还不算一个完善的ERP系统,但是已经初具规模。可以通过积累数据,将客户体型积累分析,根据客户的需求,最短时间内制成一个客户专有的版型。然后通过网络,直接发到生产厂,开始裁剪生产。”
  大众的生产方式是就是把一件成衣的工序拆开来分给多个人来,每个人只做一小部分,通过如传送带以固定的节奏传递半成品,每个人的操作都是重复而相同的,衣服成批量生产。而金洪林他们的生产线是小而短,每次只做一件衣服,工人每次操作都是不同的,面料、配件、缝制都可能有区别,这样就又出现了另一个问题,那便是很容易出错。“坦率讲,我们做了充足的思想准备,但走在这条路上后,发现我们准备得还不够。”

  “我曾开过一个玩笑,如果我们这么多环节,每个环节有千分之一概率出错,将出错机率加起来,得到的结果就是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出错。”说到这里,他哑然失笑。“其实在我看来,企业每天的运转中,不犯错误是不可能的。一个企业里貌似没有犯错的一天,其实是没有错误被发现的一天。我是每天努力找出今天所犯的错误,每找到一个错误,我知道我又避免了一个明天可能犯的错误。因为在现在这个阶段,还没有完善到我们可以不犯错误的阶段。”金洪林挥挥手告诉我:“我们的目标就是挂在厂房里的牌匾所写那样——止于至善!”
  在这套苦心打造的系统管理下,金洪林的红邦创衣企业拥有了强大的定制衬衫生产能力,能快速保证客户的需求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凭借着互联网的魅力和自身生产能力的保证,他以轻灵的步伐打造着网上的定制世界。不再受地域的限制;不再受在线离线销售定价问题的困扰,也不再受服装库存的积压所累。
  “红邦创衣的核心是‘定制品牌’,它同传统服装品牌的核心差异是,我们不是千方百计地把做好的衣服卖给消费者,而是千方百计地把消费者想要的衣服做出来。”一个企业值不值得做,要看市场,看消费者需求,有没有一个没有被满足的巨大的消费市场,如果有,再看有没有一种产品或服务可以满足这个需求。这其实也是金洪林先市场再产品的一个思路的体现。
  一切看似简单,实则不然,但金洪林给人的感觉是够坚韧,够自信。他说:“这是个需求极大的市场。而我们的经营模式、产品已经得到了市场验证,我们会将定制进行到底!”

  • 已推荐 0 次       
  • 已浏览 10310 次


最新公告
在线预约量体
详细
合体保障计划
详细
关于hongbond
详细
  中国网络定制衬衫、西服,红邦创衣为高品位男士量身定制衬衫、西服。甄选上乘衬衫、西服面料,使衬衫表面细腻如丝,质感非凡、绝佳体验。欢迎致电4008136706垂询男士衬衫西服定做事宜。



Copyright © 2014 HongBond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6068701号